渠道要闻

园林师:干嘛这么恨“野草荒林”

2011-08-26 查看数:

       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城市建设突飞猛进,老一辈人“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梦想变成了现在年轻人眼里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东西,就连很多三线城市也不再允许建设12层以下的住宅楼。“大干快干XX天,支持XXX,为XXX献礼”成了建筑工地上常见的标语,而现代化设备更是让建设者们如虎添翼:动几下摇杆,用来打地基的坑就挖好了;转一下方向盘,不想要的坑和土堆就推平了;按几下按钮,水泥钢筋就吊到楼顶了……这不仅仅加快了城市由中央向四周扩散的速度,更助长了人征服、改造自然的欲望!即便是有18亿亩红线保护的耕地都被占用,更不用说没有法律法规保护的自然植被了,能亲近大自然、呼吸新鲜空气反而成了小资级的“梦想”……

 

        2006年,我们开始在德州经济开发区建设太阳谷。做为开发区入住企业,政府让我们优先选择用地位置,我们选了离国内外近的地方——高速路边。但在太阳谷大道的东侧,我们初规划建设公司总部的地方,有一片水塘和很多沟渠,里面长了很多茅草、榆树、旱柳,有些是原来的村民人工种的,有些是它后来自己长出来的,整个一片浑然一体,在看了现场之后我觉得应该保留下来,并且一再提醒施工队不得破坏,因为我相信原生态的才是美的,我也相信在将来的城市当中这片“原始森林”会是推翻传统的!为了躲开这些水塘沟渠,总部大楼日月坛微排大厦硬是往北退了几十米,后来太阳谷几乎所有的建筑都要根据原有的地形地貌来定位。我每天像看孩子一样来到工地看这座大楼从无到有,看这片土地变得更有魅力,我想没有哪个人比我更熟悉这片土地,更没有哪个人对这片土地的感情比我深!

 

        即便我千叮咛万嘱咐,悲剧还是发生了!08年春天,我从国外回来就到工地看即将完工的日月坛微排大厦,竟然看到有挖掘机在南面的自然沟内施工!上前一看我就瘫倒在地,欲哭无泪!我撕心裂肺地喊,质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破坏这些生灵?这些花草树苗长在这里招谁惹谁了?他们也被我这阵势吓坏了,虽然挖掘机才刚到场动了几下,但是有的地方已经被挖的不成样子,施工队赶紧跟我解释说觉得这沟里到处都是枯枝烂叶,旁边也是杂草丛生,榆树苗长得东倒西歪,太难看了,想除掉树苗和杂草,硬化一下路面,沟里面填些卵石,既好看还能提升景观档次。我实在不能认同他们的想法,难道非得人工做的、非得雕梁画栋才能显示你的档次?非得大理石路面、柏油马路才好看?难道自然生长的植物就不美吗?为什么就这么恨这些野草荒林?这也是很多大学园林教育的一个弊病!一片土地要经过许多年才能达到自然平衡,尽管当时就下令全力恢复,但是现在三年多了还能看出很大区别:曾经被破坏的地方只有小草,而未被破坏的地方长着许多健壮的树苗。

 

        这些年破坏原生态植被建别墅区的例子屡见不鲜,我们已经侵略式的占领了这些植物的生存空间,为什么不能留出一小块来让它们自由生长?你是否还记得儿时到草丛里逮蚂蚱时身上被拉拉秧留下的一道道红印?你是否还记得与伙伴们到树林里抓知了时的惊喜?你是否还记得拿一根蛐蛐草与邻居家的小孩斗蛐蛐的乐趣?你是否还记得那柳条拧成的哨子吹出来的响声?这些美好的回忆,难道仅仅就是回忆吗?难道你不想以陪孩子玩为“借口”再重温一下儿时的欢乐吗?既然有这样一片地方,为什么不好好的保护它而去破坏它呢?

 

        陶渊明笔下的武陵渔人误入桃花源,尽管在回家的路上做了标记,却还是无法回到那片梦境一般的地方,但是我们也许能把太阳谷做成可以到达的梦境!

 

尽管当年努力恢复了,但三年多之后的今天,植被还是不像原生的那样茂盛。

 

 

自然生长的原生植被


 

 

连续几天降雨后,沟渠之中常有蛙鸣阵阵
 


 自然之美

 日月坛大厦前面的一片湿地,里面长满了茅草和莲藕

曲径通幽处

这片水塘现在是垂钓乐园
 

黄鸣

黄鸣,皇明太阳能董事长、国际太阳能学会副主席、十届、十一届各省市人大代表、教授级贵族享受工程师、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副会长、两次登上联合国讲台的中国企业家;2005年获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提名奖、2006年绿色中国年度人物,2007年被国内外自然基金会授予“中国可再生能源突出贡献奖”。

联系方式: hmbk51@163.com
分享到: 推荐到豆瓣

上一篇: 天元鸿鼎:企业战略管理系列之战... 下一篇: 蔡勇劲:B2C实体店的价值

专栏寄语 专家团>>

渠道网专家专栏 聚集业内500多位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专家,引领行业前沿话题,分享经验;为行业人士提供一个宁静而专业的观点交流平台,推动行业快速、有序的发展。

申请渠道网专家 进入我的渠道网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