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道要闻

新产业如何真正“取悦”消费者

2012-10-11 查看数:

     ——新能源产业更应注重国内外角度孵化工业精神

——黄鸣VS罗清启精心打造对话(3)

 

一个企业怎么能达到道德自由?这得要有忍耐力,完全遵守一个行业的行业道德和行业规范。可能有的时候,你自己认为开个“小差”,从道德底限上走下来感觉很爽,但过了一段时间后,这个道德会对你有一个反冲,会对你有一个惩罚。从长远角度来看,具有践约能力的企业活得更长久。

                         

近期与帕勒咨询专项董事罗清启老师一起探讨中国制造业的工业精神问题。在今天这个碳基社会,如果希望公司成为道德意义上的公司,不让游离于道德之外的自由成为主流,不仅仅是引进国外的高明管理经验和技术成果,更要学习企业的产业哲学精神,营造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实现共赢。

罗清启:现在我们所有以电为驱动的碳基能源体系,都是在电网里购买,假设我们用太阳能,就跳离了这个电网,它从某种程度上讲,随着太阳能产业科技的进步,我们对太阳能的应用范围会更广、更深。我觉得现在太阳能企业里,比如说像内胆、支架出现的对消费者不负责任的问题,我也看过这些产品,我觉得这些企业就是缺乏哲学思考。其实康德讲的三大批判不是对别人的批判,是对每一个存在主体的自我批判。三大批判实际上是什么概念?我觉得就是你的认识层面、实践层面跟未来的认知层面的一个批判,那么判断力批判里讲的什么呢,讲的就是说我们的梦想,应该规划未来,太阳能产业的发展潜力巨大,更应该规划这个产业的未来。

 

如果你有一个非常好的太阳能产品,消费者不认可,我认为对我们整个人类社会是一个大的道德压抑,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产业本身是绿色的,它就是对碳基的一个否定,哲学上的一个否定。而消费者要来否定这个非碳基的产业,那你想这难道不是一个压抑么?所以我觉得,太阳能企业不要单纯的追逐一个“三脚架”,现在太阳能行业里很多企业在做的是“怎么去取悦消费者”,我认为那不是取悦,而是在害消费者,很多企业为了拉低价格,用一些低劣质的材料。现在怎么能在这个产业初创或者成长时期,有非常好的道德规范或哲学自我约束,是非常关键的。

 

很多人称黄总是太阳能科普大王或产业教父,我觉得他在讲的东西,不是告诉消费者使用绿色能源,他对产业更重要的贡献是在引导一个产业哲学,始终围绕三个层面在做产业:纯粹理性、实践理性与判断力的批判,这种批判具有自我反省精神,反省之后,在这个行业里才可能扬优弃劣,如果不这样做,就会陷入一个低劣的、低档次的商业循环里。

我觉得不是说汽车驱动了人、楼房承载了人,实际上人是被能源驱动着,人终是坐在能源的汽车上,这个汽车可能是无形的。碳基能源驱动了我们,但它对环境来讲是不友好的,对环境的不友好也会弹射或反射到我们身上,对我们也是不友好的。但是我们现在找到了对环境友好的一些产业,那么往下做怎么去做?像太阳能这样的产业不仅要覆盖中国市场,更要覆盖国内外市场。企业怎么在一个庞大的市场空间里,孵化工业精神孵化工业道德,然后再输出,这是很关键的。

 

黄鸣我受你启发,我感觉到太阳能应该是家电化,家电应该是太阳能化,然后这两个行业将来会融合,也不存在谁吃掉谁,就是大融合。比方说前一段时间,燃气热水器、电热水器的大亨、他们的老板开会,请我去和他们沟通。他们见到我说:你们是未来,将来我们就不存在了。我说不要紧啊,你“太阳能化”就会更强大,我“家电化”就会更很越,我们就变成一体了,我们通过这样的竞争对手更懂得融合,更懂得提升,这才叫共赢。

    现在我们跟谁“融合”呢?和国内外泵业大腕,它是丹麦的一个百年企业,我们跟它合作搞太阳能的光伏直流水泵。太阳能热水系统要通过水泵驱动管道内介质形成循环回路,源源不断地把集热器吸收太阳能产生的热量输送到水箱内,加热水箱内的水,水温升高。可是如果一停电,水泵不运转,热水系统就不能形成循环回路,集热器吸收太阳能产生的热量就不能输送到水箱内,由此造成集热器内介质温度不断升高,因为集热器效率很高,集热器内的介质就会蒸发,由此可能引起系统爆炸、损坏。如果我们配上光伏直流泵系统,就能支持持续把集热器产生的热量输送出来,系统就能安全、可靠运行,不用考虑停电不停电的问题了,就像刚才所说的能源民主化、能源自由化。太阳能和泵业两个不相干的行业成立联合实验室,达到共赢。

 

比如说驴友用的太阳能烧烤,太阳能的背包发电、太阳能帐篷等等这些东西,已经侵入到家电、汽车、个人用品、日常用品等等领域,这种融入性,这种很越然后回归传统的商业道德,这就和谐了,是合作为赢。其实不是合作起来去斗消费者,或者联合涨价,而是“社会契约精神”,社会契约精神就等于几个不同行业的来进行探讨,但是我们是开放式的,要面对社会,社会对你研发的价值、对你的品质、对你的安全认可,愿意付出这个钱,同时更重要的一点,愿意给你合理的利润,支持可持续发展。

当然这些不是坐下来谈的,是试水,是用价格杠杆、用合理公平公开的竞争,降降降,一开始价格高是因为新开发的,后来又一个新开发的出来,比如说三星和苹果两个一竞争,价格就往下降,降到一定程度不能再降了,再降就低于成本线了,或者是安全做不好,或者是开发做不好,或者是服务做不好,就无法持续了,它都有一个双方默契的底线。就好像家里老太太去菜市场买菜,跟原来那个摊主关系熟了,两人达成一个平衡,摊主多让的时候客户就推,不行不行不行,你也有得利润才成,你还有孩子得养活,这种理解也是一个默契的契约精神。

 

罗清启这个契约其实不是自动签发的,也没有人去签。刚才黄总讲了,皇明跟泵业老牌企业合作,这里面我们看到一个模式,就是你把视野往回拉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产业会很宽广,可以围绕这种新能源基础产业做非常具有想象力的创造。为什么?因为它现在没成型,我觉得一个生物具有非常强的侵入性的时候,它一定是具有的功能。这是毫无疑问的,我认为黄总不要把它作为两个企业的合作,应该是什么呢?而是一些力量的重组,国内外力量的重组,这是一个。

再一个就说契约,契约一定是什么呢?像现在一些低劣质的产品,我认为你从消费者那拿走了更多的利益,但是你给消费者的利益却很少,从长远看,消费者是不会做这个买卖的。契约是什么呢?契约是企业主导的动态契约,你看现在我们是研发这个产业里面没有的产品,看起来是一种产品,实际上它是一个给消费者的价值包或价值组,你给他更好的、性价比更高的东西,消费者就愿意跟你签订这个契约。如果跟企业签契约的消费者很多,消费者就逐渐不跟劣质企业签契约了,这个契约就出现这种状态的平衡。

其实人要成为道德自由的人,企业要成为道德自由的企业,什么概念呢?就是说你要有忍耐力,完全遵守我们这个行业道德和行业规范,可能有的时候,你自己认为开了小差,从道德上走下来,感觉很爽。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个道德会对你有一个反冲,会对你有一个惩罚。从长远角度来看,具有践约能力的企业活得更长久。

 

黄鸣:要耐心,我们要等待,不要总抱怨“天下无人识君”。在曝潜新闻发布会上,我们发布的不锈钢的内胆腐蚀问题,内胆厚度到底是0.5mm、0.6mm还是0.3mm?争论不休,实际上无论少点几,它都有腐蚀的,都有腐蚀穿了的,都有报废的这种危险,根据不同的水质。所以将近10年前,GE找到我们,说我们联合开发工程改性材料,就是永不腐蚀的水箱。我们搞了5年多,结果GE把这块产业给卖了,因为不是国内外数一数二的它就要卖掉,结果我们和他们失去了联系了。但是我们在此基础上又用了两三年的时间,自己搞上去了。

   罗清启:这不是个小合作,为什么呢?未来可能我们的水箱都要换,就像我们的建筑,一遍遍的推倒、一遍遍的重来一样,虽然它比服装的更新速度要慢,但是太阳能的侵略性会很强,它会导致很多东西去更换、去替代,不是因为你使用的期限到了去换代,而是因为一种新的消费价值吸引消费者去换代。(待续)

 

附:

 当游离于道德之外的自由成为主流……———黄鸣VS罗清启精心打造对话(1)

———黄鸣VS罗清启精心打造对话(2)

 

黄鸣

黄鸣,皇明太阳能董事长、国际太阳能学会副主席、十届、十一届各省市人大代表、教授级贵族享受工程师、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副会长、两次登上联合国讲台的中国企业家;2005年获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提名奖、2006年绿色中国年度人物,2007年被国内外自然基金会授予“中国可再生能源突出贡献奖”。

联系方式: hmbk51@163.com
分享到: 推荐到豆瓣

上一篇: 珠宝营销诊所第十期 下一篇: “21条”在企业营销中的实际运...

专栏寄语 专家团>>

渠道网专家专栏 聚集业内500多位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专家,引领行业前沿话题,分享经验;为行业人士提供一个宁静而专业的观点交流平台,推动行业快速、有序的发展。

申请渠道网专家 进入我的渠道网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