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道要闻

吕谏:毕业三年的迷失与沉沦

2011-04-30 查看数:

      一个人在这个纷繁的国内外,张开翅膀飘逸。守着心里的那份无理的坚持,开始发觉,生活原来一直在消磨着一个人的意志。长久的流浪,心灵已经无力。找到一个避风的港口,停下来休息…… 

  回想自己刚刚毕业时,盼望着自己终于能进入这个社会,从此结束了被学校老师看管的生涯,结束了做父母乖宝贝的日子,也结束从父母兄长那里拿钱的幸福时光。自己从家里搬了出来,提着自己半新不旧的行囊,找了间不能再廉价的破房子租了下来,开始了闯荡的生活。年轻的眼光总是充满着好奇,年轻的血液里更是流淌着激情,而此时自己的钱夹却空前的瘦小。

  走进人潮汹涌的职业介绍所,望着那些写得歪歪斜斜的招聘广告,自己才意识到首先要解决的生计问题。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则不起眼的广告马上让自己下定了决心,就它了。仅仅因为上面写着:包吃包住。在面对个老板批同事份工作的时候,自己是那样的慷慨激昂,曾经总认为自己无所不能,自己幻想很快就可以打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自己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并且希望从别人艳羡的目光中找到一点点骄傲的资本。 

  可是渐渐的自己才知道,其实现实和自己的理想有着天壤之别。自己发现了老板是多么的阴险狠毒,同事是多么的势利小气,工作是多么的枯燥无趣,自己也发现了房租水电气费把人愁死了。发薪的日子总好像遥不可及,商店里的东西仿佛只是为别人摆设,自己还发现了只有周末跑到母校瞎逛才感觉释然,只有和老同学一起聊天玩耍才真正开心,只有在新街口步行街上看美女才不无聊。 

  面对困境,自己往往会感觉到无助。难的不是自己不去努力改变现状,而是找不到困境的根源,就象一个无助的小孩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找不到回家的路。渐渐的自己也学会了泡吧,酒吧迪吧水吧网吧玩具吧都是我们自己打发无聊时间的场所。可是自己还是泡不到妞,以前自以为是的那些爱情理论泡马子技巧在金钱时代都是狗屁,都出奇的苍白无力。于是自己感叹国内外变得太快,快得让自己这些穷小子根本就无所适从。渐渐的自己也变得深沉起来,不再为一个很幼稚的笑话就哈哈大笑,不再动不动就乱发牢骚,也不再把内心深处的秘密轻易地跟别人诉说。自己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成熟还是消沉,对着镜子看,却发现里面那张脸陌生得可怕。 

      忘记了,生活是正常的。因为自己们一直在开发它阴暗的那些角落。恶心的国内外,只是自己苍白的说辞。在白色和黑色的交接处,灰色的灵魂一直在淫笑着浪荡。闭上眼,睁开眼,不见了单纯…… 

  渐渐的自己似乎大彻大悟了,什么都看透了,一切都虚无缥缈了。然后自己什么都很漠然,坐公交车也不让座了,看到小偷偷东西也懒得理了,吃点小亏想想也就算了,但是自己却在每天下班之前发愁晚餐该吃什么了,在大家一起喝茶的时候盘算着自己要不要买单,在临睡之前把这个月的开支算了又算,那皱巴巴的钞票是理了又理。慢慢地自己感觉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是,没有钱没有名没有地位,身高太矮皮肤太黑长相难看,什么都要看人家的脸色,走在哪里都似乎低人一等,有时真恨不得割脉上吊服毒跳楼自行了断。随心所欲的哭,随心所欲的笑,还傻傻的认为,那就是随性。生活给了自己什么,一直不知道。自己给了生活什么,也不知道。有一天,地震了,也许塌的只是自己本来就摇摇欲坠的灵魂,凌乱……

       渐渐的自己也不想看书了,也不想谈理想了,也不想谈前途了,也不想花太多精力胡思乱想。自己也不想听音乐了,也不想看电影了,不过倒时常看些成人的碟子,交流些黄色的笑话。自己开始沉迷于酒液里,沉迷于方城中,沉迷于低级场所内。家的概念越来越模糊了,亲情的感觉越来越遥远了,除了在梦中偶尔回到家乡之外,自己顶多是借助一条冰冷的电话线和家人父母说说一些开始偏离生活的话,却看不到老爹老妈又长出了多少根白头发又多了几道皱纹。 

  真正的对白淹没于哽咽的哭声之中,伤感或许很短暂,其实很漫长。看到有人在球场上酣战,自己似乎也想上去来两脚,其实很久没有运动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自己再跑多远了,而且几乎荒废的球技让自己怀疑自己那些踢球的年岁是不是上辈子的事。望着满街穿着前卫的少男少女,自己开始表现出厌恶的表情,却忘了自己前些年其实有过之而无不及。遇到在大庭广众之下举止亲热的学生情侣,自己的目光也变成了不屑,并恶狠狠地骂他们伤风败俗。经过彩票销售点的时候,自己忍不住也掏出一点本该买书的钱来买几注,然后天天做梦中了五百万之后多少万买房子多少万买车多少万胡乱挥霍,可是每一次开奖虽然屡屡有人中头奖却始终与自己无缘。于是在短暂的失望之后,自己依然锲而不舍地做着美梦,给自己一点点虚荣的渺茫。 

  渐渐的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也有所改变。自己已经不认为为了往上爬而不择手段有什么不妥,自己对努力就有回报的说法嗤之以鼻,自己嘲笑所谓的贞节观,所谓的责任感,希望甚至去找寻妓女解脱冲动的快感。开始关注街上跑的车是宝马还是奥拓,关注哪个酒廊的吧台小姐酒量如何,关注哪款手机用起来更加显人眼,关注哪个牌子的西服穿起来更有派头。但也就只是关注而已,因为自己清楚无论是宝马还是奥拓,自己都买不起,吧台小姐酒量再不行,自己也不能把人家怎么样,至于手机和西服,还是用自己买了很久的老款式。 

  生活中,自己总会碰到一些让自己厌恶的人。每次自己都会为他们那些卑鄙的小人行经而气愤难填,搞得自己一肚子不痛快。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愤愤不平了,自己越来越看不惯老板狰狞的面目,越来越无法忍受同事的卑鄙龌龊,越来越不堪就这样生活下去。于是自己在感叹运气不好的同时,迫切地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左顾右盼,寻找机会,却始终看不到出路。终于有一天,自己像旺山爆发一样,冲动之下把老板炒了。收拾东西昂然地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自己有英雄离去那种豪迈与无悔,只从同事愕然与嘲讽夹杂的眼神中隐隐看到一丝无奈,却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无尽的痛苦与折磨。 
    当背上行囊踏出公司的那一刻,自己似乎有一种解脱的快感。但很快发现了虽然自己拥有并不低的学历和一定的工作经验,并像跑场子一样从这家公司跑到那家公司,一次接一次地应聘,可是根本就无法找到适合的工作。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工作依然遥远得不知子丑寅卯,钱包越来越瘪了,交房租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自己心如旺焚,有着国内外末日即将来临的惶恐。自己也开始有点后悔自己太轻率就辞职了,也开始萌生铤而走险的念头,但又不敢真的去抢银行绑架什么的,心情低沉到了极点,自己的脾气也大了,唉叹声也越响了。所幸这样的日子终于结束了,自己又到了新的工作单位。这时候自己虽然或多或少有点激动,但更多的是谨慎与惨淡。自己不会再对老板抱什么幻想,不会认为他会给自己多好的待遇,自己也不会和同事谈什么知心话,因为自己已经知道,不可能与有利益冲突的人成为朋友,当然自己也不再愚蠢地把这个工作当事业一样拼命,只把这里当成自己的一个跳板,一旦有机会就立马走人。 

  接下来的生活无趣又无味,但自己渐渐的也就无所谓了。岁月蹉跎,磨练了自己的凌角,自己也不想泡吧了,不去想什么活着的意义,老同学在一起也开始有点话不投机了,以前很少联系的朋友,现在更不想去联系了,就算有时候接到他们打来的电话,也只是随便吭吭唷唷的应付几句。虽然酒还是经常喝,但很多时候都一个人独饮独醉。这时候自己的寂寞更是深入骨髓,自己的苦痛更加真切而细腻。自己空前地怀念在学校的那些岁月,自己会捧着发黄的毕业合照发半天呆,而自己却不想再到母校去闲逛。偶然经过,看到曾经熟悉无比的景物,心里还真的翻涌起一股酸楚,但是自己不会再流眼泪。毕业时曾经很贱的男儿泪如今又变得珍贵起来。当然自己也还是经常上网,不过很多时候都是为了打发时间。自己很快就迷上了传奇之类的游戏,却很少再光顾同学录网页,更不想在上面留言。 

  台历翻过,只剩下薄薄的几页空白,时时提醒自己这过去的一年就要悄然逝去。自己无师自通的学会了自欺欺人,虽然自己在夜深梦回时,也会憎恨自己的虚伪与无为,更讨厌这种猪狗不如的生活方式,但是自己就象被囚禁的鸟,根本就无能为力。有时候自己会自嘲似的给找很多借口来解释自己的某种行为,尽管自己也知道这样做其实毫无意思,也毫无必要。突然时,开始不断地听到老同学结婚的消息、升职的消息。自己往往会不经意地想到某某在学校时的样子,然后不由得感叹时间流逝之无情,在尘封已久的日记本上却再也不知道写点什么发,眼角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有点湿润。 

  夜里躺在床上睁大眼睛,却无法在漆黑中排遣郁闷时,就会格外的想有个人陪在身边。很多往事会像潮水一样向自己扑来。自己曾经暗恋过的人、曾经追求过但失败了的人、曾经相爱过的人都一一地闪过脑海,于是,心里会有种伤感,很纯粹的伤感。因为自己知道,爱情其实真的已经与自己离得很远。虽然自己也试着通过各种途径来结交朋友,但是每每交往了几次,自己就不想再与他们来往。说不清楚是因为他们太过于现实还是自己太封闭。于是感慨万千,在这个很多人都戴面具生活的社会,原来交一个真正的朋友竟然那么难。也试着去约会,可是爱情并非喝水吃饭那么简单,到都还是以失败告终。高不成低不就,自己继续高举单身的旗帜游走于大街小巷。有时自己非常怀念学生时代那种单纯的恋情,非常羡慕那些还能坐在教室中的年轻人,非常希望自己可以再读一次大学,但是自己非常清楚,泼出去的水怎么能够收回,远逝的时光无任如何也不可能重来!

  失败无聊的日子,时光变迁,自己的酒量越来越大,一打啤酒喝下去,对影成三人那是撤蛋,一只手指在眼前竖着也无法看成两只手指。自己的腰越来越粗,背越来越宽,肚皮越来越大,日渐增多的脂肪很是晃眼。自己爬上楼梯的动作越来越笨拙,越来越吃力,才到三楼就已经气喘吁吁。 

  曾认为自己是身如柳絮随风飘,飘到哪就是哪。曾孤寂的一个人行走在这座他乡的城市,曾感叹生命之中一些不平。有些事情有些人已经过了这么久,应该都已经忘了吧?自己也这么以为,可是没有。一旦把它们从记忆的废墟里翻拣出来,哪怕只是一个残缺的片段,一个模糊的名字。生命的逝去只在一瞬间,然而,活着的人却从不感知生命的短暂。蓬乱的发中,有一屡白发清晰地躺在黑发上,这是第几根白发?自己早已忘记,只是每次都痛心地将它们拔下,然后继续梳头。突然不时感叹到:岁月催人老。自己向往着能到外面去走一走,看一看,却变得沦落天涯,苦不堪言。自己越来越觉得钱钟书老人的围城理论精辟有理,越来越体会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越来越感到心力交瘁,压抑茫然。

     人活着总是充满着矛盾,人生就是一个矛盾的结合。如今的自己仍然害怕黑夜,害怕安静,甚至害怕一个人在宿舍。安静,会让伤感蔓延,会让所有以为忘记的事再次来敲打自己的头脑和心灵。经历了毕业三年,突然觉得时间不知不觉中加快了脚步,但自己人生道路上的脚步却放慢了。并不是走不快,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走。每走一步,都是艰辛,留下的除了汗水和脚印,还有泪水。活着,真的好累!可是,以后的路还很长,无论如何,自己得活下去。不管是痛苦还是快乐,自己都要面对。毕竟想逃避也逃避不了的。所以,自己还是希望,明天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大好日子。而且自己骨子里仍然相信自己会走出阴霾,出人头地。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任何人都不会停下脚步等待自己,即使两条平行线也会有相交的一天,只要是直线,终还是会再度分开。就像坐地铁一样,总会有一站,大家要互相告别,然后各奔前程。下车的人匆匆而去,停留的人伤感前行。再回首,灯旺阑珊处没有伊人,只有自己的梦想在风中轻轻地摇曳!

吕谏

吕谏,财经作家、统驭管理咨询机构顾问、经济评论员、渠道营销导师,数十家经济、营销管理类专职性网站和报刊杂志媒体的专栏作者和特约撰稿人。专注于产品推广、代理商体系构建、市场渠道管理。欢迎大家与他探讨交流! BLOG:http://blog.sina.com.cn/lvjiancn

联系方式: Email:cjtongyu@163.com,MSN:emktlj@hotmail.com ,电话:13951954396
分享到: 推荐到豆瓣

上一篇: 群雄逐鹿 笑看“十一”论剑 下一篇: 特许连锁类展会是燕窝连锁加盟市...

专栏寄语 专家团>>

渠道网专家专栏 聚集业内500多位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专家,引领行业前沿话题,分享经验;为行业人士提供一个宁静而专业的观点交流平台,推动行业快速、有序的发展。

申请渠道网专家 进入我的渠道网专栏